• Mary Chang

中国艺术家杨漾 | 当代青年的思虑和迷茫

Updated: Oct 25, 2020



Hi 大家好~今天想和大家分享一位国内的艺术家,杨漾

她将日常中的所思所想水墨书法的形式为基础进行实践和创作;从个人情绪出发,通过对自己和周围的事物重新的观察和认知,发展出了带有强烈个人色彩的当代水墨作品。


作品时常以个人视角作为切入点,表达了当代青年对现状的思虑和迷茫从心理层面的「主观叙事」转而进入与客观世界的「对话」与「沟通」,杨漾在创作中不断的在反思「群体性」和「时代性」的特征。作品的主题涵盖当代和传统;包括个人主义、女性主义至社会系统和规训等。


随着个人成长的起伏、对艺术和创作本体以及对生活的考察,她的创作形式也经历了从平面逐渐向空间装置的转变。







《浪费》

2017

木板、各类纸张、水墨

作品试图探讨艺术、活动与时间互相消耗的微妙关系如同“字如其人”的传统文人观念,书写是艺术家的自我输出方式,户外自然环境对纸张造成的效果则是时间的印记







《成年礼》

2018

玻璃、墨、硃砂

被人为破坏的镜面上写着杨漾18 岁成人礼那天的誓词。借用传统书画“姓名章”的概念,以朱砂块面涂抹了文本中所有的 “我” 字。

成长过程中,我被迫说着不符合年龄的话、学习成为自己成为不了、也不甘成为的人。真实的 “我” 好像慢慢消失了在过去与现实对照的当下,在难以排解的焦虑于迷惘中,我渐渐生出另一种温柔又坚定的力量。这件作品既是自我的证明,也是自我存在的证据。






《循环剧场——围城》

2018

灰纸板、纸胶、墨、朱砂

作品中,杨漾复制出一个个瞬间中 “自己” 的假象,拼凑成一张张看似完整的脸庞。用朱砂注记的方式,她审阅批注每一个当下的时刻。然而这一切仍然象是“围城”一般地困住了自己

「此地,我宁静又自信;片刻中,我张扬又狂放;片刻后,我抑郁又焦虑。我跳跃、往返、穿梭于不同的时空之间,时刻表达与记录着瞬间与片段的感受。然而在现实时间条件下,其中的每一个“我”都不是真实的我,只有当所有的 “我” 完整地连贯成一条线性的时间轴时,我 才终于完成了 “我” 自己。但是失去了经历与时间的我不能够被称之为“我”。在经历与当下中纠缠羁绊的我,永远成不了真的我。」








《张望》

2018

报纸、纸本印刷

人正在被信息塑造。自我的认知被讯息的洪流裹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