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y Chang

"糟糕的英语"



Róisin Gallagher 和 苏格兰语

@traces_and_initials


英语大家都知道,但苏格兰语呢?

这就不得不提苏格兰语和英语的那些往事



虽然英语在18世纪变成了苏格兰的主要用语,但苏格兰各地现在依然在使用各式各样的口音和方言。盖尔语『Gaelic』是其中最古老的语言,现在主要活跃于高地和群岛。苏格兰低地则采用了苏格兰语『Scots』—— 特指低地苏格兰语而不是苏格兰英语『Scottish English』。



苏格兰高地穿越剧《古战场传奇》中就使用了盖尔语



最早的Scots和传统英语比较接近,说Scots的人和说英语的人通常可以在对话中互相理解。而盖尔语对于说英语的人而言,就完全是云里雾里了。


苏格兰语在16世纪一度是法院乃至整个苏格兰的官方语言但在19世纪,为了执行标准化的英式教育,英语作为教学语言被强制推行


关于苏格兰语是单独的语言还是方言的争论已经进行很多年了。英国政府现在认可苏格兰语为地域性语言,列于《欧洲地域性或少数民族语言宪章》之下。



叙述了关于苏格兰语历史等内容的书

《Scots: The Mither Tongue》

然而苏格兰艺术家Róisin告诉我们的现实是...


“苏格兰语自300年前被定义为 ‘省方言’ 以来就一直不被鼓励使用。

还常被说成是“糟糕的英语”。”



暗示说Scots的人来自低等阶级人们因此不再愿意用苏格兰语来表达自己的文化归属。当苏格兰人日常生活中使用的短语和单词成为“ 俚语”,并被教育要“好好说话”,这些富有感情的单词就慢慢的从白话中被抹去了。

人们会失去一部分文化认同,

这些单词也就失去了历史。

Róisín的目标是让苏格兰语成为一种受大家认可的语言,而不仅仅是方言或俚语。作为一名艺术家,她使用印刷,文字和视频旁白来识别这些愈来愈少能听到的声音。




「戳视频感受下苏格兰口音👇🏻」


《糟糕的英语》

by Róisin Gallagher


这些文字来自在一个工人阶级的苏格兰家庭长大观察到的日常。通过使用语音输入文字,即使观众听不懂,也可以跟着一起读出这些单词。


创作这些作品的过程中,Róisín一直在和曾受的教育做斗争她被教导用英语进行阅读和写作,这逐渐成了一种本能。当在写苏格兰语的时候,她必须有意识的转换成苏格兰语才能叙述。

「苏格兰语海报」




/Ah'm chokin oan a pint/


“我渴望一扎(品脱)啤酒。”



/That'd gee me the boak*/


“那东西真让我恶心。”

Boak - 形容想吐、干呕的感觉





对话 Róisin



为什么会选择印这些内容呢?


我作品的要点是将这些单词带到那些不认可它们的地方。这些作品中所包含的词语和我都有关联 — 它们是我或者我家人说过的;对我个人、家人和家乡都具有特殊的意义。

这些作品是一系列版画的一部分,它们会把苏格兰人常用的短语带到人们的视野中。我想向文字致敬并赋予它们应有的重要性和归属感




是什么激发了你的创作灵感?

在我读硕的第一年,我尝试了一直想做的视频创作。我自己写内容,自己配音。在收到对视频的反馈后,我把重点放在配音和用来叙述的‘苏格兰语‘上,因为这是最能展现作品主旨的地方。

我开始对Scots进行更深入的研究。这为我的作品提供了背景,激发了我对苏格兰语言和文化更深一度的思考,更让我有了用苏格兰语进行的创作的动力。


我想用我的作品给一直不被鼓励、在媒体中很少能见到的苏格兰语增加认可。在学校的时候,我一直没发觉自己在逐渐转向说英语。感觉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失去了‘苏格兰人’这部分,我想重新找回失去的东西。

作为苏格兰人,你怎么看苏格兰语被称为 “糟糕英语” ?

在家里或和朋友用苏格兰语聊天是很普遍的经历。但当到正式场合,例如学校,我们使用的词却突然变成了‘不礼貌’或被形容成“俚语”。我们被要求使用英语,因为说Scots会让我们显得‘不那么聪明’还属‘下等阶级’。